白炽燈

好喜欢你啊.

【喻黄】 《乐园》

  01    (试水章) 

*summary:自由和你,永远写给平等的爱

*warning:血腥、暴力情节描写

  他听到身后传来重重的金属碰撞的声音,转而不露声色地移过视线,似是无意的看向破碎的后视镜。
 
  四分五裂的玻璃映着喻文州温柔的眉眼。
 
  被看着的人像是有所察觉,停住脚步,向那后视镜看去。后视镜上沾着血污,在黄少天眼里是他嘴角噙着的红玫瑰。他揩去额上的汗,借着生锈的水管洗手,稍显短小的T恤下露出在荒漠里衬的突兀而晃眼的细腻肌肤。

  黄少天甚至有一瞬间的晕眩,在这茫茫荒野。
 
  等他回过神来,喻文州已直直地看着他,慢慢向他走来。

  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像是这片荒漠里唯一的海。

  喻文州用沾着水珠的手指轻轻碰了碰黄少天食指上的戒指,笑的眼睛弯了起来。

  “今天的孩子都很乖。”
 
  他把钥匙塞进黄少天手里,借势吻了他沾满血的手。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似乎刚刚睡醒,骂骂咧咧地向着驾驶座抬腿就是一脚。两个人都是吓了一跳,彼此握着的手接着松开来。

  “这么磨磨蹭蹭,是想老子陪你们给野狼当下酒菜吗?!”

  男人拧开随身的铁皮酒罐,毫无顾忌地灌下一口,胸前的银十字徽章在晚霞里散着柔和的光。

  他看到黄少天咬牙隐忍的模样,虽有万般不忍,却只能目送他驾车消失在高墙之后。他也敛起温柔,重新披上乌黑的长袍,胸前晃动的十字熠熠发光,映着他漠然的脸庞。

  沿着高墙一路向东,偶尔能听到教堂的钟声。洁白的鸽子会在钟声响起第四下时飞到高墙边,整齐地落在赤红色地墙砖上,默默望着墙外的一切。

  飞沙,猛兽,碰巧路过的卡车,以及每天都经过这里的喻文州。

  它们好奇地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又在圣女的歌声中振翅返回大教堂,无瑕的羽翼被夕阳染的金黄。

  空留那凄婉的歌声在荒野回荡。

  那座破落教堂顶上的十字慢慢显出轮廓,喻文州也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便到了教堂前的栅栏门外。几个孩子正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沾满血污的粗布衣衫与脏兮兮的面容倒是与他和黄少天押送的异教徒如出一辙,只是脸上的表情更多的是恐惧与疲惫罢了。

  比起大教堂里患了肺痨的教皇,真正可怜的是这群无辜的孩子。

  喻文州领着这几个孩子,打开教堂的门,几个大一些的孩子先是躲在圣坛旁探头探脑,看清楚来人后,不知是谁舒了口气,原本藏的隐蔽的许多小孩子也随着跑了出来,手里还握着笔和书本。

  “这是今天新来的小朋友,他们还小,不能欺负他们,明白吗?”

  孩子们都好奇的看着这几个新来的孩子,用力点了点头。喻文州笑的温柔,从口袋里摸出几颗糖塞进这几个孩子手里。

  “以后要听哥哥姐姐们的话,好好读书学习,不可以到处乱跑。在这里也不用害怕,我和少天会保护你们哦。”

  几个孩子也怯怯地点头。

  穿着青色长裙的少女默默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而她曲线优美的脖颈上却挂着一枚断裂的圣十字,断口处磨得十分光滑,俨然是一件年代久远的物件。

  等到他终于安抚了孩子们的情绪,才抬起头来冲着少女微微一笑,叹着气换下身上的长袍。

  “嗯,今天也要麻烦白原了,带他们去洗一下,换身新衣服吧。”

  被唤作白原的少女算是这里最大的孩子,平日里话也少,却勤勤恳恳。读书最用功不说,还帮衬着喻文州做些琐事,年龄小些的孩子也大都依赖她。

  “不麻烦,等一会儿我就去。”

  她顿了顿,伸手抓住了喻文州的衣袍。

  “请等一等,我有事要和您商量。”

  喻文州眨眨眼,就近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

  “如果是关于圣女,我想白原还是不要再努力了,我不会同意的。”
 
   白原皱起了眉,眼里是不解,却犹豫着不肯开口。喻文州张开手,手心里躺着几颗裹着花花绿绿糖纸的水果糖。

  他看着她,一如从前。

  白原晃神,窗外一声乌鸦的惊叫扰乱了她的思绪,屋门被匆匆打开。

  她看到喻文州的目光追随着屋外撒进来的光,毫不吝啬地将温柔降在黄少天身上。

  一种不一样的温柔。

  黄少天吻了他的额头,他们满身血污,虔诚相拥。

  她没有惊讶,只有动容。

  她确确实实明白,在高墙里,这种无形的东西是被明令禁止的,触犯它,无异于公开与教皇叫板。而那些被押送到处刑场流放至荒野的所谓异教徒,也不过只是为了谋财的小人无事生非,肆意捏造事实罢了。

  高墙里的世界,没有糖,没有亲吻和拥抱,也没有推门就能看到的阳光。

  白原自知,她身处难得的幸福。

  一份值得自己去保护的幸福。

  她看着他,握住胸前的十字,手心发热。

  心跳,清晰无比。